最近在玩刀剑乱舞/脸黑婶婶/刀剑同人存放处

【岩今】正确的感恩方♂式

-落殞-:

这是一个发生在本丸,关于被耍了一顿的岩融和未成年人什么都不懂的今剑,看上去有点污其实是来搞笑 的故事


我要强行假装这些刀我都有【【【【【【


——————————————————


  鹤丸国永路过庭院时,远远就看见萤丸和今剑两人并肩坐在回廊上,两个人一边晃着腿一边交谈,神情有点严肃,看得鹤丸国永下意识地放轻了了脚步,转身进了屋子,从屋里蹑手蹑脚地挪了过去,偷听。


  “其实我觉得你不用想那么多啦。”萤丸说道,“或者你可以向鹤丸殿那样,锵~给他个惊喜。"


  "也是,不过我要给他准备什么惊喜好呢,主上给的零花好少只够买团子,他又说他不喜欢团子每次都是给我吃。”今剑说着又晃了晃腿,脚上的脚环随着他的动作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嘿嘿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找一天晚上洗完澡,趁他不注意躲他被窝里就行啦,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不穿衣服也行,绝对能给他一个surprise!”


  “哦哦~这真是吓到我了……”偷听的鹤丸国永一时没控制住,惊叹了一句。


  …………


  “鹤丸姥爷!!”


  “吓死我了!!”


  萤丸和今剑被身后这个突然冒出来说话的家伙吓得半天没顺过气来。鹤丸国永看着他们炸毛的样子一边笑着一边毫无诚意的道歉,“哈哈抱歉抱歉,不过实在是令人惊讶啊你们居然会在讨论这种话题。话说死派(surprise)是什么意思?”


  “惊喜的意思,主上教的……”


  “哎呀,年轻人们在讨论什么话题呢?”


  萤丸话说还没说完,边上已经传来三日月宗近的声音。



  事情的发展最后变成,鹤丸国永去厨房顺了两盘点心,三日月宗近泡了茶,然后他们四个就这么坐在回廊上一边吃一边讨论起了萤丸和今剑刚刚在聊的话题。


  今剑说,前段时间听审神者说,现世有一个节日叫做感恩节,在这一天大家可以跟想要感恩的人表达谢意,于是小短刀们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虽说并不知道这个感恩节具体是在哪一天,但他们也可以准备份礼物给哥哥们,就当是谢谢哥哥们直以来如此照顾他们。今剑没有哥哥,凑着跟粟田口的短刀们讨论总觉得有点小寂寞。但他也不是没有想要感谢的人,平时最照顾他的就是岩融了,所以就来找同样没有哥哥但有监护人的萤丸商量。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商量出好主意了吗?”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问道。鹤丸国永忍着笑把萤丸刚刚的话复述了一边,完了看着在一边吃着糕点笑得一脸天真的萤丸,“果然不能因为你整天跟短刀们混在一起就把你当小孩子。”


  “嘿嘿嘿,那当然了。”


  “诶,萤丸说的那样不好吗?”今剑眨了眨眼睛,问道。


  三日月宗近抿了口茶,“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我猜岩融也一定会很喜欢,不过我觉得还可以再多加补充一些。”


  “补充什么?”


  “比如说你可以在岩融发现你之后,亲一亲他的嘴啊脖子啊,或者你可以用手揉揉他的胸口和肚子,主上说这些都是人类表达感谢的方式。”


  鹤丸国永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差点被茶呛死,“喂喂三日月,这样不好吧?”


  “我说的哪里不对吗?’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三日月殿下说得很有道理,主上说,肌肤接触是人类表达感谢的方法,所以我说你要是可以,最好把衣服脱了。”萤丸在一边附和道。


  “这样啊……”今剑低头想了想,又看向鹤丸国永,“鹤丸姥爷你觉得呢?”


  “呃……这个……”鹤丸国永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三日月宗近和萤丸看过来的,“关爱”的眼神——他突然觉得,对比眼前这两个人,自己虽然平时恶作剧搞了一堆但还是很善良的。他下意识地咳了两声,“那个,我觉得你按他们说的做……岩融就已经很开心了……嗯……”


  “鹤丸你回答得太敷衍了,难道说平时夜生活那么单调没有别的招?”


  鹤丸国永被萤丸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腾地一下整个脸通红。惹得旁边的三日月宗近掩嘴笑了半天,“哈哈哈还真是意外的纯情呢。”


  “你闭嘴!”


  四个人边聊边闹一直聊到晚饭前被烛台切光忠喊去吃饭。晚饭后,已经从三日月宗近和萤丸两人那里学了很多小技能的今剑开开心心地跟他们两个道了谢,然后哼着小曲儿跑去洗澡了——萤丸很着重跟他强调了一定要洗干净,不然一身臭臭的粘过去岩融会讨厌的。


  等今剑跑远之后,作为知情者之一的鹤丸国永问三日月宗近,“我说,同是三条家,有必要这么狠吗?”


  “哈哈哈哪里哪里,比起你的恶作剧,我们这顶多叫生活的趣味。”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岩融把持不住真的上了怎么办?”


  “所以啊,我们需要帮手。”


  “帮手……?”



  今天一队回来得很迟,岩融他们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完晚饭了。烛台切光忠很贴心地给他们留了晚餐,审神者还带了点饭后甜点给他们。


  说起来……回来都还没看到今剑?


  岩融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平时他出战回来,今剑一听到消息都会第一时间跑过来。不过今天回来得确实晚了些,岩融估摸着这会那小家伙应该在洗澡。他看了看审神者给他的那份抹茶蛋糕,想想了还是决定待会带去给今剑吧,他好像很喜欢现世的甜点。


  吃完晚饭大家手入的手入,洗澡的洗澡。岩融先去了澡堂把一身血污洗干净——他的小天狗不是很喜欢血腥味。之后他提着蛋糕去找今剑,却发现找遍了本丸也找不到他。


  他问了狮子王,狮子王告诉他,今剑今晚晚饭后就自己一个人跑掉了,都没跟短刀们一起玩,问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也说没看见。


  “你在找今剑吗?”和骨喰藤四郎一起坐在庭院里纳凉的鲶尾藤四郎看岩融跑来跑去好几次了,开口问道。


  “是啊,大家都说没看到。”


  “我刚刚好像听到一期哥在说,看见今剑跑去你房间了。”


  “是吗?哈哈谢谢啦!”


  获得线索的岩融跟鲶尾藤四郎道了谢之后便去了自己的房间。他走后没多久,粟田口的短刀们突然从庭院里的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你们不觉得,鹤丸姥爷会交代我们这么说,证明他正在搞什么恶作剧吗?”乱藤四郎站在药研藤四郎旁边,一脸深沉地说道。


  “不……不是……”五虎退蹲在一边逗着他的小老虎,小声地说道,“晚饭后,我听见的……是三日月爷爷让鹤丸姥爷这么说的……”


  “哇呜,三日月殿下的恶作剧吗?走吧走吧,我们跟过去看看吧。”鲶尾藤四郎说着站了起来,还不忘拉着骨喰藤四郎跟他一起。


  “你还是别去吧。”药研藤四郎叫住了他,“我们就算了,考虑一下五虎退他们的年龄吧,三日月殿下的恶作剧可是少儿不宜的。”


  “哟,你怎么了知道的?”乱藤四郎攀着药研藤四郎的肩膀,“快老实交代,三日月殿下都跟你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话题?”


  “哪有,晚饭后萤丸告诉我的。”


  “到底是什么快说快说!”



  在粟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们聚在庭院里讨论这个恶作剧时,岩融已经走回自己房间了。拉开自己房间的拉门之后,看到的只有地上铺好的被褥,并没有看见今剑。


  “今剑你在吗?我回来了哟。”


  他喊了一句,就看见被子里略微鼓起的地方蠕动了一下,不一会今剑的小脑袋从被子底下钻了出来。


  “嗨嗨!欢迎回来!今天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我可是很强大的!”说着岩融单手握拳秀了一下肌肉,逗得今剑一直抖着肩膀笑。


  岩融一直觉得今剑的笑容很好看,用从审神者那学来的的词说,大概可以形容为“很治愈”。像现在这样,征战了一天回来,似乎只要这个小家伙冲他笑一笑,一天的疲惫就会消失殆尽。


  “对了,主上今天晚上带了蛋糕给我们,你不是喜欢甜的吗?我留给你了。”说着,岩融伸手去揉今剑的脑袋,揉了一半才想起来,“诶话说,你怎么在我被窝里?”


  “咦?有蛋糕!!”


  今剑显然自动无视了岩融后一句的问题,眼睛在听见有蛋糕的那一瞬间变得亮晶晶的,随即一如往常那样,开心地往岩融身上扑,“最喜欢你了!”


  岩融亦是习以为常地伸手接住他的小天狗,然而却在手拥到人的那一瞬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


  “……欸欸欸今剑你衣服呢?!!!”


  今剑身上一丝不挂,岔开腿跨坐在他身上,岩融一低头就能看见前边白花花的胸口上殷红的两点和后边背上大片白皙的肌肤。岩融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应该继续搂着还是应该放开,头抬得高高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地方。


  今剑拿过岩融带给他的蛋糕,想起今天下午三日月宗近和萤丸跟他讲的事,开心地搂着岩融,想起今天下午三日月宗近跟他说的话,正好岩融抬着头,今剑二话不说就往岩融脖子上亲了一口,“谢谢你!嗯?岩融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体温好高哦。”


  今剑没穿衣服就,岩融洗完澡衣襟也是随意地敞开着,这么近的距离,胸口贴着胸口,今剑很快就发现了岩融的体温有点高得异常。


  岩融一直捂着眼睛不敢往下看,一边结结巴巴地跟今剑说,“你你你先把把把衣服穿穿穿穿上!!”


  “为什么啊?”今剑问得一脸天真无邪,“哦对了!听说这是表达感谢的方式!”


  说着,今剑跪直了身子,捧过岩融的脸往他嘴上亲了一下,亲完了看着岩融惊呆了的表情,歪着脑袋说道:“奇怪,我怎么突然觉得,我以前好像做过这样的事情。”


  岩融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今剑被磨短之后变成小孩子,这件事虽然对岩融来说有点难过,但他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很喜欢看这样的小今剑天真可爱的笑脸,用审神者的话说就是,像天使一样。但不管怎样,有一个事实却是改变不了的。


  ——他曾经爱慕着成人模样的今剑。


  这份爱慕一直延续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只不过面对小孩子模样的今剑,爱慕变成了一种近似亲情般的照顾,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对小今剑产生过什么龌蹉的念头,他也不允许自己对着个小孩子意淫。


  然而这样的状态却在今天,被这他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打破了。


  是啊,以前,在你还没有折断磨短之前,我们确实做过这样的事情,亲吻拥抱也好,手足相抵耳语厮磨也好,都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些你遗忘了的回忆呢……


  岩融突然闭上眼睛,垂下的头抵在今剑的胸口,搂着今剑让他贴向自己,一手顺着今剑的后背缓慢地抚摸着——说是抚摸,倒更像是安抚小动物的动作。


  “岩融?”


  “就这样让我抱会。”


  “嗯……那你今晚开心吗?”


  “嗯,很开心。”



  虽然三日月宗近突然说要去岩融房间找他,还要有人陪着这事,让被拖着一起的小狐丸和石切丸觉得有点奇怪,但两人还是二话没说跟着一起去了。


  快到岩融房间时,他们就看见鹤丸国永和萤丸两人趴着在岩融房间门口,扒着门缝捂着嘴,看样子似乎是在……憋笑?


  “你们这是在干吗?”石切丸走了过去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吗?”


  扒门缝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阻止,石切丸已经以一个和他机动严重不符的速度拉开了门……


  屋里的岩融一手搂在今剑腰上,一手已经快摸到今剑屁股上了,嘴上似乎还在干什么污秽之事。这是石切丸眼中看到的。


  …………


  “……岩融你在干什么!!”石切丸控制不住吼了一句


  “妈呀你吓死我了!!!”岩融也吼了一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慢一步走进来的小狐丸看着被扒光的今剑(主观猜测),和欲图对今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岩融(主观猜测)愣了三秒,随后默默把手按到自己的刀柄上。


  “等等等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岩融在意识到小狐丸这暴增杀气是冲着自己来的时候,解释已经变得苍白无力。他看小狐丸拔刀就朝他砍过来,慌忙搂着今剑躲了一下,“我靠你来真的啊!!!!!”


  “变态还不赶紧放开今剑!!你手往哪摸!!”


  “都说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被砍到可是很疼的,做好觉悟吧变态!”


  石切丸趁乱又一次以和他机动完全不符的速度拉过地上的被子把今剑裹住,然后抱着他远离战场。


  “小狐丸为什么突然要砍岩融?”被石切丸抱在怀里的今剑问道。


  “因为岩融干了件坏事,要惩罚。”


  石切丸严肃地回答道。



  “虽然早就知道小狐丸很疼今剑,不过真没想到发作起来跟小夜那两个哥哥有得一比耶……”萤丸和鹤丸国永第一时间就远离了战场,跟着他们一起跑的还有三日月宗近。


  “哈哈小狐野兽般的愤怒可是难得一见的哟,趁这机会好好欣赏吧。”三日月宗近笑得跟没他什么事似的。


  “我倒是发现,原来石切丸也能有动作那么快的时候,实在是令人惊讶。”鹤丸国永说道。


  “真是个美妙的夜晚呢,明天审神者知道了,大概会很头疼吧。”


  鹤丸国永斜眼看了他一眼,“……三日月你才是罪魁祸首吧。”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不是萤丸的错吗?”


  萤丸打了个口哨,“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在屋里忙活的审神者突然打了个喷嚏,加州清光关心地看了他一眼,“你没事吧?”


  “没事……大概是有人在叨念我吧。”审神者吸了吸鼻子,“话说,外面怎么那么吵?”


  “肯定又是鹤丸到处捣乱被人揍了吧。”加州清光想都不想地回答道。审神者想了想,耸了耸肩表示赞同,“明天我要好好说他一下。”


-END-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