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玩刀剑乱舞/脸黑婶婶/刀剑同人存放处

刀剑乱舞的日常:

狮子王永远记得他第一次来到本丸的时候,他瘦小的身躯被审神者高高举起,俯视下望,看到本丸所有的打胁短刀纷纷跪下行礼。
于是演练场比试休息的时候他问了隔壁家的狮子王:“你当初来本丸的时候有这种高贵的仪式吗?”
隔壁家狮子王:“你家的审神者是个美国人吧。”

芥川龙之介.漫画台词整理

时叶°:

妈的太宰台词被删了靠!!!!又得重写.冷漠


没写完慢慢来.


芥川龙之介台词整理。


03#


咳咳咳咳......


在街上,捡到了这个包。


——真厉害,竟然已经被识破了。


果然这条街的军警相当优秀。


结束了,下一个是?


好极了,我五分钟后过去。


04#


畏惧死亡吧,畏惧杀戮吧,渴求死亡者,同样也被死亡所渴求,因此——咳咳。


初次见面,我叫芥川。


和那边的小姑娘一样,是卑贱的港口黑手党的走狗——


命令应该是活捉人虎才对,不小心把他射杀了可怎么办。


不中用的。


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你一个人而已,人虎。


倒在那里的你的同伴——不如说都是被你连累了。


当然,那就是你的罪,人虎。


你,仅是活着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灾难。


你自己应该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吧?


“罗生门”


我的罗生门是杂食动物,能够吃掉所有的东西,如果你反抗,下一口就是脚了。


宁为玉碎吗——无聊。


哦。


刚刚的进攻还不错,但毕竟是无谋莽夫。


我说过的吧,我的黑兽是杂食动物,能吞噬一切,即便是空间也不例外。


子弹从枪口到目标间的这段空间被削减,无论是枪或者火焰,一旦空间断开就伤害不了我。


然后我会依照约定。


什么......


这才像样子。


再生能力!


而且还如此迅速!


退下吧,樋口,你,对付不了他。


好快。


你在干什么,樋口!


切......本来应该生擒的。


刚刚撕裂的虎是幻象吗!那么——


什......


住手,樋口。你赢不了他的。


太宰先生,这次暂且放过你们——


但是,那个人虎的脑袋迟早会落入我们手中。


很简单,因为那个人虎——在黑市的悬赏有七十亿。


这些钱用来操纵黑社会也绰绰有余。


还会再次叨扰贵侦探社的,若那时老实交出七十亿,便不再追究。


当然。


你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原黑手党,太宰先生。

【岩今】正确的感恩方♂式

-落殞-:

这是一个发生在本丸,关于被耍了一顿的岩融和未成年人什么都不懂的今剑,看上去有点污其实是来搞笑 的故事


我要强行假装这些刀我都有【【【【【【


——————————————————


  鹤丸国永路过庭院时,远远就看见萤丸和今剑两人并肩坐在回廊上,两个人一边晃着腿一边交谈,神情有点严肃,看得鹤丸国永下意识地放轻了了脚步,转身进了屋子,从屋里蹑手蹑脚地挪了过去,偷听。


  “其实我觉得你不用想那么多啦。”萤丸说道,“或者你可以向鹤丸殿那样,锵~给他个惊喜。"


  "也是,不过我要给他准备什么惊喜好呢,主上给的零花好少只够买团子,他又说他不喜欢团子每次都是给我吃。”今剑说着又晃了晃腿,脚上的脚环随着他的动作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嘿嘿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找一天晚上洗完澡,趁他不注意躲他被窝里就行啦,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不穿衣服也行,绝对能给他一个surprise!”


  “哦哦~这真是吓到我了……”偷听的鹤丸国永一时没控制住,惊叹了一句。


  …………


  “鹤丸姥爷!!”


  “吓死我了!!”


  萤丸和今剑被身后这个突然冒出来说话的家伙吓得半天没顺过气来。鹤丸国永看着他们炸毛的样子一边笑着一边毫无诚意的道歉,“哈哈抱歉抱歉,不过实在是令人惊讶啊你们居然会在讨论这种话题。话说死派(surprise)是什么意思?”


  “惊喜的意思,主上教的……”


  “哎呀,年轻人们在讨论什么话题呢?”


  萤丸话说还没说完,边上已经传来三日月宗近的声音。



  事情的发展最后变成,鹤丸国永去厨房顺了两盘点心,三日月宗近泡了茶,然后他们四个就这么坐在回廊上一边吃一边讨论起了萤丸和今剑刚刚在聊的话题。


  今剑说,前段时间听审神者说,现世有一个节日叫做感恩节,在这一天大家可以跟想要感恩的人表达谢意,于是小短刀们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虽说并不知道这个感恩节具体是在哪一天,但他们也可以准备份礼物给哥哥们,就当是谢谢哥哥们直以来如此照顾他们。今剑没有哥哥,凑着跟粟田口的短刀们讨论总觉得有点小寂寞。但他也不是没有想要感谢的人,平时最照顾他的就是岩融了,所以就来找同样没有哥哥但有监护人的萤丸商量。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商量出好主意了吗?”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问道。鹤丸国永忍着笑把萤丸刚刚的话复述了一边,完了看着在一边吃着糕点笑得一脸天真的萤丸,“果然不能因为你整天跟短刀们混在一起就把你当小孩子。”


  “嘿嘿嘿,那当然了。”


  “诶,萤丸说的那样不好吗?”今剑眨了眨眼睛,问道。


  三日月宗近抿了口茶,“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我猜岩融也一定会很喜欢,不过我觉得还可以再多加补充一些。”


  “补充什么?”


  “比如说你可以在岩融发现你之后,亲一亲他的嘴啊脖子啊,或者你可以用手揉揉他的胸口和肚子,主上说这些都是人类表达感谢的方式。”


  鹤丸国永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差点被茶呛死,“喂喂三日月,这样不好吧?”


  “我说的哪里不对吗?’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三日月殿下说得很有道理,主上说,肌肤接触是人类表达感谢的方法,所以我说你要是可以,最好把衣服脱了。”萤丸在一边附和道。


  “这样啊……”今剑低头想了想,又看向鹤丸国永,“鹤丸姥爷你觉得呢?”


  “呃……这个……”鹤丸国永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三日月宗近和萤丸看过来的,“关爱”的眼神——他突然觉得,对比眼前这两个人,自己虽然平时恶作剧搞了一堆但还是很善良的。他下意识地咳了两声,“那个,我觉得你按他们说的做……岩融就已经很开心了……嗯……”


  “鹤丸你回答得太敷衍了,难道说平时夜生活那么单调没有别的招?”


  鹤丸国永被萤丸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腾地一下整个脸通红。惹得旁边的三日月宗近掩嘴笑了半天,“哈哈哈还真是意外的纯情呢。”


  “你闭嘴!”


  四个人边聊边闹一直聊到晚饭前被烛台切光忠喊去吃饭。晚饭后,已经从三日月宗近和萤丸两人那里学了很多小技能的今剑开开心心地跟他们两个道了谢,然后哼着小曲儿跑去洗澡了——萤丸很着重跟他强调了一定要洗干净,不然一身臭臭的粘过去岩融会讨厌的。


  等今剑跑远之后,作为知情者之一的鹤丸国永问三日月宗近,“我说,同是三条家,有必要这么狠吗?”


  “哈哈哈哪里哪里,比起你的恶作剧,我们这顶多叫生活的趣味。”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岩融把持不住真的上了怎么办?”


  “所以啊,我们需要帮手。”


  “帮手……?”



  今天一队回来得很迟,岩融他们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完晚饭了。烛台切光忠很贴心地给他们留了晚餐,审神者还带了点饭后甜点给他们。


  说起来……回来都还没看到今剑?


  岩融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平时他出战回来,今剑一听到消息都会第一时间跑过来。不过今天回来得确实晚了些,岩融估摸着这会那小家伙应该在洗澡。他看了看审神者给他的那份抹茶蛋糕,想想了还是决定待会带去给今剑吧,他好像很喜欢现世的甜点。


  吃完晚饭大家手入的手入,洗澡的洗澡。岩融先去了澡堂把一身血污洗干净——他的小天狗不是很喜欢血腥味。之后他提着蛋糕去找今剑,却发现找遍了本丸也找不到他。


  他问了狮子王,狮子王告诉他,今剑今晚晚饭后就自己一个人跑掉了,都没跟短刀们一起玩,问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也说没看见。


  “你在找今剑吗?”和骨喰藤四郎一起坐在庭院里纳凉的鲶尾藤四郎看岩融跑来跑去好几次了,开口问道。


  “是啊,大家都说没看到。”


  “我刚刚好像听到一期哥在说,看见今剑跑去你房间了。”


  “是吗?哈哈谢谢啦!”


  获得线索的岩融跟鲶尾藤四郎道了谢之后便去了自己的房间。他走后没多久,粟田口的短刀们突然从庭院里的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你们不觉得,鹤丸姥爷会交代我们这么说,证明他正在搞什么恶作剧吗?”乱藤四郎站在药研藤四郎旁边,一脸深沉地说道。


  “不……不是……”五虎退蹲在一边逗着他的小老虎,小声地说道,“晚饭后,我听见的……是三日月爷爷让鹤丸姥爷这么说的……”


  “哇呜,三日月殿下的恶作剧吗?走吧走吧,我们跟过去看看吧。”鲶尾藤四郎说着站了起来,还不忘拉着骨喰藤四郎跟他一起。


  “你还是别去吧。”药研藤四郎叫住了他,“我们就算了,考虑一下五虎退他们的年龄吧,三日月殿下的恶作剧可是少儿不宜的。”


  “哟,你怎么了知道的?”乱藤四郎攀着药研藤四郎的肩膀,“快老实交代,三日月殿下都跟你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话题?”


  “哪有,晚饭后萤丸告诉我的。”


  “到底是什么快说快说!”



  在粟田口的短刀和胁差们聚在庭院里讨论这个恶作剧时,岩融已经走回自己房间了。拉开自己房间的拉门之后,看到的只有地上铺好的被褥,并没有看见今剑。


  “今剑你在吗?我回来了哟。”


  他喊了一句,就看见被子里略微鼓起的地方蠕动了一下,不一会今剑的小脑袋从被子底下钻了出来。


  “嗨嗨!欢迎回来!今天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我可是很强大的!”说着岩融单手握拳秀了一下肌肉,逗得今剑一直抖着肩膀笑。


  岩融一直觉得今剑的笑容很好看,用从审神者那学来的的词说,大概可以形容为“很治愈”。像现在这样,征战了一天回来,似乎只要这个小家伙冲他笑一笑,一天的疲惫就会消失殆尽。


  “对了,主上今天晚上带了蛋糕给我们,你不是喜欢甜的吗?我留给你了。”说着,岩融伸手去揉今剑的脑袋,揉了一半才想起来,“诶话说,你怎么在我被窝里?”


  “咦?有蛋糕!!”


  今剑显然自动无视了岩融后一句的问题,眼睛在听见有蛋糕的那一瞬间变得亮晶晶的,随即一如往常那样,开心地往岩融身上扑,“最喜欢你了!”


  岩融亦是习以为常地伸手接住他的小天狗,然而却在手拥到人的那一瞬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


  “……欸欸欸今剑你衣服呢?!!!”


  今剑身上一丝不挂,岔开腿跨坐在他身上,岩融一低头就能看见前边白花花的胸口上殷红的两点和后边背上大片白皙的肌肤。岩融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应该继续搂着还是应该放开,头抬得高高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地方。


  今剑拿过岩融带给他的蛋糕,想起今天下午三日月宗近和萤丸跟他讲的事,开心地搂着岩融,想起今天下午三日月宗近跟他说的话,正好岩融抬着头,今剑二话不说就往岩融脖子上亲了一口,“谢谢你!嗯?岩融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体温好高哦。”


  今剑没穿衣服就,岩融洗完澡衣襟也是随意地敞开着,这么近的距离,胸口贴着胸口,今剑很快就发现了岩融的体温有点高得异常。


  岩融一直捂着眼睛不敢往下看,一边结结巴巴地跟今剑说,“你你你先把把把衣服穿穿穿穿上!!”


  “为什么啊?”今剑问得一脸天真无邪,“哦对了!听说这是表达感谢的方式!”


  说着,今剑跪直了身子,捧过岩融的脸往他嘴上亲了一下,亲完了看着岩融惊呆了的表情,歪着脑袋说道:“奇怪,我怎么突然觉得,我以前好像做过这样的事情。”


  岩融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今剑被磨短之后变成小孩子,这件事虽然对岩融来说有点难过,但他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很喜欢看这样的小今剑天真可爱的笑脸,用审神者的话说就是,像天使一样。但不管怎样,有一个事实却是改变不了的。


  ——他曾经爱慕着成人模样的今剑。


  这份爱慕一直延续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只不过面对小孩子模样的今剑,爱慕变成了一种近似亲情般的照顾,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对小今剑产生过什么龌蹉的念头,他也不允许自己对着个小孩子意淫。


  然而这样的状态却在今天,被这他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打破了。


  是啊,以前,在你还没有折断磨短之前,我们确实做过这样的事情,亲吻拥抱也好,手足相抵耳语厮磨也好,都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些你遗忘了的回忆呢……


  岩融突然闭上眼睛,垂下的头抵在今剑的胸口,搂着今剑让他贴向自己,一手顺着今剑的后背缓慢地抚摸着——说是抚摸,倒更像是安抚小动物的动作。


  “岩融?”


  “就这样让我抱会。”


  “嗯……那你今晚开心吗?”


  “嗯,很开心。”



  虽然三日月宗近突然说要去岩融房间找他,还要有人陪着这事,让被拖着一起的小狐丸和石切丸觉得有点奇怪,但两人还是二话没说跟着一起去了。


  快到岩融房间时,他们就看见鹤丸国永和萤丸两人趴着在岩融房间门口,扒着门缝捂着嘴,看样子似乎是在……憋笑?


  “你们这是在干吗?”石切丸走了过去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吗?”


  扒门缝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阻止,石切丸已经以一个和他机动严重不符的速度拉开了门……


  屋里的岩融一手搂在今剑腰上,一手已经快摸到今剑屁股上了,嘴上似乎还在干什么污秽之事。这是石切丸眼中看到的。


  …………


  “……岩融你在干什么!!”石切丸控制不住吼了一句


  “妈呀你吓死我了!!!”岩融也吼了一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慢一步走进来的小狐丸看着被扒光的今剑(主观猜测),和欲图对今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岩融(主观猜测)愣了三秒,随后默默把手按到自己的刀柄上。


  “等等等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岩融在意识到小狐丸这暴增杀气是冲着自己来的时候,解释已经变得苍白无力。他看小狐丸拔刀就朝他砍过来,慌忙搂着今剑躲了一下,“我靠你来真的啊!!!!!”


  “变态还不赶紧放开今剑!!你手往哪摸!!”


  “都说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被砍到可是很疼的,做好觉悟吧变态!”


  石切丸趁乱又一次以和他机动完全不符的速度拉过地上的被子把今剑裹住,然后抱着他远离战场。


  “小狐丸为什么突然要砍岩融?”被石切丸抱在怀里的今剑问道。


  “因为岩融干了件坏事,要惩罚。”


  石切丸严肃地回答道。



  “虽然早就知道小狐丸很疼今剑,不过真没想到发作起来跟小夜那两个哥哥有得一比耶……”萤丸和鹤丸国永第一时间就远离了战场,跟着他们一起跑的还有三日月宗近。


  “哈哈小狐野兽般的愤怒可是难得一见的哟,趁这机会好好欣赏吧。”三日月宗近笑得跟没他什么事似的。


  “我倒是发现,原来石切丸也能有动作那么快的时候,实在是令人惊讶。”鹤丸国永说道。


  “真是个美妙的夜晚呢,明天审神者知道了,大概会很头疼吧。”


  鹤丸国永斜眼看了他一眼,“……三日月你才是罪魁祸首吧。”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不是萤丸的错吗?”


  萤丸打了个口哨,“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在屋里忙活的审神者突然打了个喷嚏,加州清光关心地看了他一眼,“你没事吧?”


  “没事……大概是有人在叨念我吧。”审神者吸了吸鼻子,“话说,外面怎么那么吵?”


  “肯定又是鹤丸到处捣乱被人揍了吧。”加州清光想都不想地回答道。审神者想了想,耸了耸肩表示赞同,“明天我要好好说他一下。”


-END-

【刀舞全员】三十题<Ⅰ>恋爱First

昼夜TWIN:

1 牵手


    “哎呀呀小狐丸的毛果然很顺呐。”前往万屋的时候为了防止小狐丸被别家婶婶牵了跑的情况发生,爷爷紧紧地抓住狐球球的一大把头发。


    三日月明显没想到两个人一起被牵了跑的概率甚至胜过一只狐球被拐走。


    所以说484sa的婶婶是怎么放心这两只一起出来的喂。


    狐球球感受着四周友善【并不 的目光,抓起三日月的手:“走吧,快点买完快点回去。”


    四周的婶婶们看着牵着手离开的两刀——怎么办更想带走这两只了嗷。


2 亲吻某处


    刚出浴完回到大太房间的石切丸看着坐在自己铺上的青江。


    “神刀大人来♂一♂发♂怎么样。”


    “你刚从审神者房间回来吧,她又给你看什么了。”石切丸忍不住叹气。


    “···没啥。”也就是两个帅哥亲一亲啊做一做啊,青江比较在意亲锁骨的情节,太TM有情调了,“就学了点新知识想让你也知道一下~”


    “哦是吗?那你直接跟我说,我试一下。”


    次日在演练场的青江宁死不爆真剑。


3 玩游戏/看电影


    今剑跑到薙刀房和岩融一起打游戏机。


    一个手太大一个手太小总之那个手柄谁都用不顺手,战绩惨不忍睹。


    “不然去找婶婶要电影碟来看吧。”今剑一蹬木屐就往外跑。


    “等等啊。”没马的园长完全追不上。


    “《黑天鹅》《寂静岭》《断背山》······主上那个最好看啊。”


    “这些都不好看!”婶婶很着急,要是让小今剑看了这些东西她会被扔到刀解室的,“今剑这个天线宝宝的碟片给你,和园长慢慢看啊。”说完赶紧把今剑送回去。


    岩融和今剑看着屏幕里蹦蹦跳跳的四个球,对视沉默。


    “我们还是打游戏吧。”


4 约会


    鹤丸站在雪里,觉得自己已经和这白茫茫的大地融为一体了。


    今天内番的时候问一期要不要晚上两人出来散步,一期很高兴地同意了,于是吃完饭顾不上和其他老头子聊天就赶紧跑出来了,结果一期迟迟不来,鹤球心里苦,鹤球有小情绪了。


    然后就看着慌慌张张的一期跑向自己。


    “鹤丸殿下非常抱歉,我要处理的弟弟们的事太多了,迟到这么久真是太失礼了。”


    也不知道那帮小鬼头是真有事还是故意弄出事来阻止一期的。嘛不过现在一期在身边就好啦。鹤丸看着眼前的人也许是冻的,也许是跑步弄红的脸,抬手揉了揉他的头:“没关系哦,走吧。”


    脸好像更红了呢~


5 换穿对方的衣服


    今天484sa本丸终于要踏足6图了,因为担心小短刀们作战经验不足,婶婶特地派了鲶尾和骨喰带队,结果想起来双子刚值完马当番,想要推迟一天再出阵,却被两人告知没有关系,休息一会就可以去夜战了。


    “鲶尾哥骨喰哥半个时辰后出发啦。”平野人形小闹钟去叫双子起床。


    “马上就好!”


    战斗中途休闲的时候。


    “哥,你们是不是穿错衣服了。”厚看着鲶尾肩甲上的紫丝带和骨喰的红丝带。


    “太急了就穿错了。不过我不介意骨喰穿我的衣服骨喰也不会介意我穿他的哦。”鲶尾揽过骨喰的肩——然后遭受了肘击。


    “认真索敌。”


6 cosplay


    “cosplay就是角色扮演啦,突然问这个干嘛,想出片的话婶婶有C服有道具有妆啥都有。”


    “有需要的话再来找您。”物吉和后藤谢过婶婶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突然问大将那个?”后藤不解。


    “之前隔壁998的婶婶来做客的时候有听她说你真剑的时候可以cos少年闰土插猹···”物吉后半句没说下去,因为后藤想起来了上次他们两个看完一整片少年闰土后对于插猹这个情节笑了一整天,现在再加上懂了cos的意思,后藤小王几觉得被自己的小公举嘲笑了,摆出一张你将永远失去你最爱的宝宝的脸。


    “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哟♥”


7 逛街


    “主上说想吃桂花糕和冰淇淋,这条街哪里有卖啊。”长谷部看向挤满人的商业街,虽然麻烦但是主命一定要完成的。


    “博多,不要老看着地上,不会有钱的,等会撞到别人了。抓着我不要走丢了。”


    “日本号,不要觉得这里有买酒,有卖也不会给你买的。”


    说完就看见博多捡起地上的十元钱:“捡到了。商人不仅要学会从经商中赚钱,还要注意其他地方。我们分头去找主上要的东西吧。”


    显然没听刚刚自己说的话。长谷部扯着日本号追上跑开的博多。啊,心好累。


8 接吻


    狮子王看着自己的小男友和五只小白虎滚成一团,小老虎们用小舌头舔着五虎退的脸。


    啊那红红的小嘴,真想亲一下。狮子王的身边开始散发粉红桃心泡泡,灰狮嫌弃地跳下主人的肩,率领着五只小老虎跑开。


    “五虎退啊。”狮子王蹲下来。


    “诶?”


    然后狮子王就亲了他一下。


    “诶诶诶?!”白白的小脸一下子就红得跟小嘴一样了。


    和鹤丸约会回来的一期,和物吉秀完恩爱的后藤以及夜战回来的藤四郎们看到这一幕全员拔刀了。


    事后知道这件事的998的婶婶痛心疾首,小狮子啊这是犯法的,婶婶怎么忍心看你一个孩子犯法啊——起码叫上我啊!


9 和朋友消磨时间


    其实莺丸不太喜欢和老爷子们一起喝茶吃团子消磨时间。起码现在不喜欢。


    因为——


    “我家小狐丸啊······”From.三日月宗近


    “我家一期啊······”From.鹤丸国永


    哼唧,等大包平来了让你们批发三箱墨镜都不够。


    “太爷爷你放心,阿官说了今年大包平会来,而且你有我啊!”From.陷入莺沼的484sa的婶婶。


10 戴兽耳


    三枪大法好。


    阳光高中生王力宏御手杵,水手服大胸少女蜻蛉切,大叔日本号。


    哦豁不管哪个戴兽耳都好萌。


    婶婶默默留着鼻血。


    虽然三个同时戴不太可能。


    最后婶婶买通了日本号。


    次日看着戴着猫耳的杵子和枪叔真是心情愉悦呢♂

【刀剑乱舞】当近侍看到了自己的乙女肉本(第二弹)

玖-风花:

*继续摸鱼,段子,乙女向


*第三弹已更新


 第一弹走这里


当身为近侍的刀剑无意在婶婶房间里看到以自己为主角的乙女肉本估计反应应该很精彩。


 


 


短刀组


 


博多藤四郎:


先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开始计算本子们大概花费了多少小判,又研读一番看内容是否划算。


结果令他很心痛,决定从现在开始控制婶婶的零用钱合理消费,即使看的时候偷着乐。


 


 


 


秋田藤四郎


身为阿宅,对这类东西并不陌生。读了本子后才知道,原来婶婶对自己的制服白丝还不够,对黑丝的自己也有幻想!
 不想被婶婶抛下,打算第二天去万屋买了一份。
 转天婶婶表示人生得到了圆满。
  


 


平野藤四郎


对于文中一直警卫在婶婶身边的描写很满意,其他的内容不做表示。希望可以像文中那样一直守护在婶婶的身边。


然后起身去给婶婶煮茶喝。


 


 


前田藤四郎:


不小心被斗篷绊倒,想扶东西站稳结果发现自己抓了一本封面很奇怪的书。


打开看了看,有点害羞,但是很开心。抱着书想着就这么陪伴在婶婶身边不离不弃平和的生活着最好了。


 


今剑


因为没有看懂书的大部分文字,以为只是普通的故事书。


后来缠着三条家的兄弟们教他识字好久,才找时间看完并看懂了。


似乎有些记起以前的回忆了……


 


 


胁差组


 


物吉贞宗:


新官上任第一天就找到了这种东西,他再次表示自己是luckyboy。随意翻了翻,大致了解到婶婶的阅读爱好,以及称赞本子质量不错。


拍了拍手,兴致勃勃的开始猜起来自己下次能发现婶婶其他的什么秘密。


 


 


 


浦岛虎澈:


发现时拿着书的手激动的抖了抖,扭头对趴在肩膀上的龟吉大呼小叫,可惜龟吉很淡定的眯着眼不理他。


读完以后非常憧憬着书中的自己,开始自言自语,此时龟吉醒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打刀组:


 


加州清光:


有点生闷气,边看边嘀咕婶婶有他真人(刀)在身边为什么还要买这么多本子浪费钱,这些钱多买点首饰衣服给婶婶自己打扮不是更好吗。


看完后表示虽然书写的还可以,但是,还是不如他自己好。


之后一个月,各种围在婶婶身边。


 


 


 同田贯正国:


看到了好几本关于自己封面的书,因为没事干偷懒中就看了看。第一本描写太文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文里写的什么。觉得还不如热血的战斗来的畅快。


等到看完全部才反应过来这是啥。


他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觉醒了。


 


 


长曾弥虎彻:


经过书架时碰落的。捡起来时书页的内容正好翻到最出彩的地方。


挑眉看完这一部分,一手合上书,一手摸摸胡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阔步往田地干活去了。


当天新选组们表示大哥心情特别好,领着着他们把好几天的活都干完了。


 


 


太刀组:


 


狮子王:


书是刚睡醒的鵺一爪子拍下来的。狮子王静静的看了一下地上的书又看了一眼鵺,然后鵺自己跳下狮子王肩膀爬到地上继续睡。


狮子王捡起书,大致看了几分钟,低下身埋在鵺的毛里。


鵺在睡梦中热醒了。


 


 


 


 


一期一振:


先用高侦查环顾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弟弟在附近,确定没有什么人在,面色如常读完全书。


一边心里想着,幸好发现早没有让弟弟们看到婶婶还私藏这种刊物,另一方面,内心充满着如同蜜糖般的喜悦。


看来婶婶成为所有弟弟们的姐姐要加紧提上日程。


 


 


山伏国広:


拿到本子的时候啥都不知道,咔咔咔的爽朗笑着。


看完以后觉得浑身不对劲,觉得自己还是修行差的远,一溜烟跑到平时修炼的山上,坐在瀑布底下冲凉。


当天晚上感冒了,全本丸表示费解。


 


 


 


烛台切光忠:


帮助婶婶整理房间时发现的,文名露骨的让他有点小羞涩,但表情未变仍然帅气逼人。稍微咳嗽一声,让自己定定神。通读了其中一本后,他默默捂脸飘花。


为了以后找想,准备这几天晚餐给婶婶煮点好吃的大补一下。


 


大太刀组


 


次郎太刀:


熟知世俗间的风花雪月,对于此类刊物颇有一番独特的见解。


虽然自己是美人不假,但是认为本子里的自己的男性魅力还是不过关,啜了几口酒思索了一阵子,决定那天和婶婶探讨一下。


 


枪组


 


御手杵:


从来没想过这么普通的自己还有本子出。一脸茫然的吧啦了下头发,看完了全书。


看完以后发出这么出色的人是自己吗的感叹。


突然觉得,谈恋爱挺好啊。


 

實現近侍的新年願望吧!

ダヤン家的z16:

三日月宗近
想要可以讓身體變得舒適的東西。
審神者思考了很久給他買了老頭樂。
據太刀的其他人說根本不會用,但經常哈哈哈的追著鶴丸打。
好像搞錯了對舒服的定義。


後藤藤四郎
想要長的更高,至少超過審神者。
因為有點不現實,所以乾脆給他買了一箱AD鈣奶以及營養補品。
每天都按時吃,聽說起床還會悄悄的跑到牆下量身高。
長了一釐米,興高采烈的抱著審神者轉圈。
其實只是把牆上的線拉低了。
善意的謊言哦,這個。


物吉貞宗
沒什麽特別想要的。
硬要說就是自己來的晚,想跟審神者關係變的更好。
之後審神者特別殷勤,噓寒問暖,恨不得四十八小時不停電。
被照顧著好像還挺高興的。
有時候太幸運其實也不錯…?


鶴丸國永
聽到願望兩個字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跟審神者比劃著,想要滑輪車。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是給他買了。
第二天就滑著車在本丸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最後滑輪車被審神者沒收了。


膝丸
想讓哥哥可以記住自己。
說話的語氣太過沮喪,審神者實在不忍心,心酸的做了個備忘錄給髭切。
第二天很開心的來找審神說哥哥認出他了。
幾分鐘以後又哭了,髭切把備忘錄弄丟了。
這兩兄弟真難搞啊……


大俱利伽羅
被聞到的時候避而不答。
因為審神者一直追著問,最後不耐煩了。
沉默了很久,一鳴驚人。
「新年願望?那種東西…希望新的一年,能和光忠還有鶴丸關係更好吧…還有你。」
大家都知道你是好孩子哦,俱利…


壓切長谷部
希望主人新的一年身體健康,心想事成,不再被血統所拘束。
許的全是希望主人可以變得幸福的願望。
安慰著哭的撕心裂肺的審神者。
簡直太感人了長谷部你是天使嗎……


鯰尾藤四郎
想要馬糞。
秒速駁回。
最後給他買了馬芬當替代品。

【物吉贞宗x敌方婶婶】山茶花(3)

*物吉x敌方婶婶

*物吉崩坏有?(#

*小学生文笔,苏,雷者慎入

*网络资料参考有,这里将历史修正主义者方刀剑称为夜刀神(不好意思,忘记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称呼的缘由了

*ok的话就↓↓↓



「啊,欢迎回来——」

一打开房门,椿便看见物吉换上了内番服,正在收拾凌乱的办公桌。「……你在干什么呢。」

「啊,这个吗?因为我看您的办公桌十分凌乱,所以稍微替您收拾——」

「……放回去。」

「诶?」

「我说……把我的办公桌,恢复原样。」椿脱下面具,轻声叹了口气:「你这样擅自收拾我的东西,让我很困扰。重要的文件之类的东西全都放在桌面上,被你这么一收我就找不到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不会麻烦的哦,您看,我只是将笔全都收进笔筒内;资料和文件也依照内容分别收紧不同的文件夹内了。像是这份黄色的便是出阵报告;红色的是标着机密的文件;蓝色的是锻刀记录……」

如此向椿解释完东西的摆布后,物吉朝椿灿烂地一笑:「看吧?一点都不会困扰了吧?」

那眼神内分明写着「我相信主人一定会记得的」这句话……让椿无法狠下心来让他将桌面恢复原状。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想着,椿也只能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总而言之就那么放着吧。」

「真的吗?!」物吉像是捡到了糖果般的小孩子一样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让椿有点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太久没有和刀剑男子相处了,总觉得……有点不习惯呢。)

「……嗯。放在那里就好了,待会我会再去看看有什么还需要整理的,我自己来好了。还有,把手伸出来——」

物吉乖巧地照着椿的指示做,伸出了右手。只见椿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从袖子中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到了物吉的手上。

 

「……刀装?」

看着手上的两颗金色小珠子,物吉露出了意料之外的表情。

「啊,是那样的——因,因为我不能一直跟你待在一起,所以就……总,总而言之,那两颗刀装是投石兵还有盾兵——你自己也是,多加小心,不要离开这房间……」

像是特意要避开物吉一般,椿走到另一侧的寝室内装作要拿东西的样子,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声向物吉道谢。

「还,还有……已经很久没有人,会在我回来的时候对我说『欢迎回来』了……我很高兴,谢谢……」

若不是仔细听的话,或许根本没办法听见最后的那一句「谢谢」吧——此时此刻的椿有种恨不得马上挖个洞钻进去的冲动。

不就是跟付桑神道个谢,自己这么紧张干嘛啊?!况且,自己还是他的主人——

要保护它的,主人……

 

——主人。

——要健健康康地回来哦!到了那时候,再陪我们玩嘛!

——请务必,保重身体。

 

「——呐——我说,主人啊——只要使用这个就可以了吗?」

回过神来,物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椿的身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啊……是,只要把它带在身上就行了。它会自己发挥自己的功能的,待会找些什么把它串起来戴着比较方便吧——」

「我~知道了~!」这么说完,物吉站起身来快步往办公桌的方向走去。「稍微借一下主人的东西,可以吗?可以的话,想用线或绳子什么的把它串起来——」

「啊……那个,在那边的柜子里有放着串刀装专用的链子哦,在那里选一个你喜欢的来用吧。」朝办公房的某个角落指了指,椿看着物吉在柜子里挑选着喜欢的链子时,禁不住叹了口气。

(真是的……怎么想起那种事了呢。明明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这孩子……)

略微懊恼地揉乱了柔软的黑色短发,椿看着物吉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怀念。

(要是现在还和「那时候」一样的话……那应该很轻松,很快乐吧。)

「着装完毕!主人——」转过身来的物吉不偏不倚地与椿对上了视线。椿像是忽然清醒了一般地笑了起来,称赞道:「啊啊,挺好看的呢。」

「……」

「……?」

「……好——今天也要带来好运哦——」

这么说完,物吉忽然走向椿,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

先是郑重地与椿对视了几秒,随后物吉拿起椿放在大腿上的手包覆在手中,将额头靠到了椿的额头上——

「?!!」

虽然对物吉来说这个动作并没有太大的意义——然而椿却因为物吉突如其来的举动烧红了脸。在相贴的额头分开的时候,椿已经惊吓得没法说出完整的话了。

(这,这是什么啊?!难,难道说是新型的整人方法,而且这家伙和鹤丸长得那么像,说,说不定也是整人什么的啊啊啊我不知道啦——)

 

「幸运传输完毕!要保持幸运,最重要的是笑容!主人也笑一笑嘛!」语毕,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但总算是让椿安心下来了——原来不是什么奇怪的整人行为,是「传输幸运」啊……

「啊……是,是这样啊……谢,谢谢你了……可是,现在的我并没发生什么不幸的事哦?」椿苦笑着说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困扰还是在开心——

女生的心情,还真是复杂啊——身为女生的椿不禁这么想。

「因为主人一副很悲伤的样子……所以,为了让主人更幸运,我特意加持主人,希望主人能够更加幸运!那样一来的话,便会很开心了吧!」

「……啊。」明白了物吉意图的椿听完,拍了拍他的头。「劳烦你费心了,谢谢你呢。」

「嗯!」物吉十分高兴地接受了椿的感谢,然而——

 

(啊啊,果然还是一副很悲伤的样子呢……主人。)


tbc

【物吉贞宗x敌方婶婶】山茶花(2)

*物吉x敌方婶婶

*物吉崩坏有,虽然这期基本上没出现过几次(#

*小学生文笔,苏,雷者慎入

*网络资料参考有,这里将历史修正主义者方刀剑称为夜刀神(不好意思,忘记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称呼的缘由了

*ok的话就↓↓↓




「总而言之——在我回来以前,千万不能离开这里哦。」

「是——」

 

看着物吉把玩着刚刚获得的御守,椿很是不放心地离开了房间。

(真是的……究竟有没有听进去了啊……)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椿拿着战绩报告往锻刀房走去。根据上头制定的规矩,她必须先准备好下一次出阵时需要的夜刀神和刀装,才能去向负责人交代战绩。

在过去的本丸内并不会严厉执行的规矩,在加入敌方的阵营后却变成了例行公事。在刚加入这里的时候,她确实十分不习惯。

「啊,回来了吗,椿酱?欢迎回来哦。」

一位穿着淡绿色和服,有着一张漂亮脸蛋的棕发女性自走廊的另一端款款步行而来,向椿打了个招呼。

她叫蓝——是在这座近乎宿舍的本丸内,与椿亲近(自称)的极为少数的存在。「是啊,我回来了……虽然根本不想回来这里呢。」

「阿拉阿拉,椿酱这样可不行呐——虽然我和你的关系不错,但是这么对我说这种话也还是不行的哦。」蓝这么说着,声音里却带着莫名的笑意。

椿十分讨厌这一点。总是那样笑着,即使是对她说出了相等于拥有反叛预告般的话语也是如此平澜不惊的笑容——

 

她和椿不同,据说是一开始就是历史溯行军的审神者。

她本人自称拥有孩子,是为了那孩子才加入历史溯行军的——不过至今为止椿从来没有在她的身边发现过她所谓的「孩子」。加上比鹤丸还可怕的恶作剧……椿自认,她实在很难相信她的话。

尤其是在加入的第一天便被淋了一身水……随后是深夜潜入被窝内脱别人的衣服,说什么「抚慰寂寞的心灵」——每次想到这里,便会有种想将她往死里揍的冲动……

「对了,待会例行工作都结束后,来——」

「我拒绝。」

「诶诶——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还没说——!」明明从外表看起来温婉可人,像是个好妈妈一样的蓝像个小孩一般地跳了起来,缠着椿不放。

「啊……?因为你总是要我去陪你干一些奇怪的事,才不要呢。」在面具底下皱起了眉,椿此刻只想赶快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然后回去守住房间内的那把肋差——天知道会不会有人像蓝一样,会出其不意地闯入她的房间内。尤其是那只被改造成溯行军专用的小狐狸——

「呜诶……这,这一次不会了!这次是非常,非常正经的事了!」这么说着的蓝只差没有在椿的面前呈现土下座的姿态,楚楚可怜的表情似乎能让任何人满足她的愿望——

只可惜,对椿没效。

 

「……上一次,你也这么说了。」

「……诶?」

停下脚步,椿熟练地将赖在自己身上的蓝扒了下来。将看不见的灰尘拍走,椿抬起头,面对着蓝淡淡地说道:「上一次,你这么说了以后,要我在晚上陪你喝酒……先不论我是否已经成年的问题,但是在你醉倒后拉着我在深夜三点跳入本丸内的池塘……」

「若是大家都没生病那样就算了,然而你却没生病,倒是我在床上病了一星期没法起来——以前曾听人家说的『笨蛋是不会生病的』这句话,套用在你的身上还真是适合呢,蓝……?」

或许是因为椿经常在前线与夜刀神出阵作战的关系——蓝被椿的气势吃的死死的,完全没法反驳她的话。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理亏」的东西让她无法反驳……

「那么,就这样了。」相当有礼貌地向蓝鞠躬道别后,椿抛下了蓝,继续往锻刀房走去。

身后似乎还传来了蓝惋惜的叹气声……

 

X             X             X

 

「总而言之……大概这样就行了吧。」

看着手上装满金色刀装的篮子,椿在心底思索着是否也应该给物吉装备刀装……就在她思考着的同时,锻刀房的门被打开了。

听见略微尖细的,机械运作的声音。椿十分自然地往门口的下方看去——进来的是一只黑色的,规格和政府所使用的代理无异的小狐狸。

『椿小姐,出任务归来了吗。』

黑色的小狐狸发出了无机质的声音,耳朵天性灵敏的椿不太喜欢。太尖,太细了——十分刺耳。

「是的,这里是战绩报告——劳烦你来找我了。」

『这是在下的本分,椿小姐无需介意。』

将椿递出的报告叼在口中,小狐狸用红色的机械眼直直地望着椿。

『关于这次的出阵,上级提出了疑问。』

「?」

 

『这次椿小姐出阵的地点,能够获得玉。当玉收集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便能获得新实装的肋差。』

「……然后呢?」

『而这次椿小姐所讨伐的本丸持有的玉,据说已经离目标的数量相当接近。请问,椿小姐的战绩报告中并未提到的,是否已经获得那些玉?亦或是,已经入手了那把肋差——』

(……!这么快就得知了消息——)

尽管椿被吓了一跳,但所幸她戴着面具,小狐狸眼中的摄录机并未将她的表情收录其中。勉强将心绪平静下来后,椿十分平静地回答道:「没有……从未听说过这种事,在检查对方随身物品内也没发现你们说的玉。」

『是吗,那我知道了,稍后便将资料呈报上去。椿大人近期没有出阵任务,可以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在接到新的任务前,请好好休息,希望您下次的出阵能够更加顺利。』

「谢谢。」

目送小狐狸离开后,椿忍不住松了口气。「幸好……那白痴机器没发现呢。要是上面的人亲自来询问的话……」

自言自语到这里,椿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然而,她没发现,小狐狸正坐在敞开的大门边,眼中微小的现实器正显示着「Rec」……


tbc



好了这次的应该比较长了吧(#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表示花了数小时来写却几乎没什么写到物吉我也是醉了orz

【物吉贞宗x敌方婶婶】山茶花(1)

*物吉x敌方婶婶

*物吉崩坏有,某非洲审表示没时间去把物吉带回来所以不太清楚那感觉(?

*或许有点苏,雷者慎入

*网络资料参考有,这里将历史修正主义者方刀剑称为夜刀神(不好意思,忘记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称呼的缘由了

*ok的话就↓↓↓

 

 

 

「我叫物吉贞宗!这次为您带来好运如何?」

「……哈啊?」

看着眼前有着一头金发的白衣少年,戴着狐狸面具的黑发少女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随后——

 

「呜啊,原来这里就是主人您的本丸啊!好大——」

「闭上嘴,跟我过来。」

不等物吉反应过来,少女已经先掩住了他的嘴,硬生生地将还想四处参观的物吉拉进了一间房间内。

进入了房间后,少女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瘫坐在地上,随后抬起了头,开始打量起在房间内四处走动的物吉。

「呐呐,主人!这个是御守吗,看起来好有趣!」物吉拿起被放在窗边的办公桌上的御守,像是第一次见到新奇事物的小孩一样高兴地向少女发问。

「……我说你啊,能不能稍微安静一会呢。」少女伸手将物吉手上的御守拿走,问道:「刚才跟着我去你那里,我带着的那些人……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吗?而且,那个环境的事发经过……你也应该全部都知道吧。」

「……知道的哦。」物吉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又展开了笑容。「打从他们收集那些玉起,我就一直在观察着他们——但是既然那些玉最后都到了您的手上,那么我自然是跟着您了,主人。」

「……说的还真轻松呢。」少女倚在纸拉门上,面具底下的面容露出了嘲讽的笑。

——直到现在,她那身黑衣上还染着那些刀剑男子……和他们所保护着的审神者的血呢。

 

「但是,那些都不重要吧?」物吉笑得轻松,说道:「反正我只要跟着主人您,为主人带来幸运就好了——那也是我的任务之一呢。」

「你啊……还真是轻松呢。」有些懊恼似的揉乱了柔软的黑色短发,少女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将御守放了回去,随后坐在了榻榻米上,面对着物吉。

「既然你已经将我认作了主人,那我就有必要保护你了呢。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将短发整理好,少女坐直了身子——随后,她将脸上的狐狸面具摘了下来,放到了一旁的榻榻米上。

 

「吾名椿——乃是历史溯行军的,审神者之一。」

如同红宝石般的双眸凛然地注视着物吉,仿佛这么注视着他是理所当然的事一般——「将你带回来虽然并非我本意……但是既然你已经将我认作了主人,那我就负起责任,在这座本丸的范围内将你照顾周全。」

「这里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一把刀剑是……像你一样的。除了我们所造出的夜刀神之外,还有一些刀剑男子是为了各自的理由加入这里的,所以——还请务必,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离开这间房间,也是我的办公室兼寝室内。」

「……依主人这么说,就是说这里并非您个人的本丸了?」物吉饶有兴趣地看着椿,对方也毫不顾忌地回答道:「是。为了方便,上面的人将我们全都集中在一起……因此,你可千万给我添麻烦呢。」

tbc

我知道挺短小但求轻拍(#

下次会比较长一些……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