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玩刀剑乱舞/脸黑婶婶/刀剑同人存放处

【物吉贞宗x敌方婶婶】山茶花(3)

*物吉x敌方婶婶

*物吉崩坏有?(#

*小学生文笔,苏,雷者慎入

*网络资料参考有,这里将历史修正主义者方刀剑称为夜刀神(不好意思,忘记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称呼的缘由了

*ok的话就↓↓↓



「啊,欢迎回来——」

一打开房门,椿便看见物吉换上了内番服,正在收拾凌乱的办公桌。「……你在干什么呢。」

「啊,这个吗?因为我看您的办公桌十分凌乱,所以稍微替您收拾——」

「……放回去。」

「诶?」

「我说……把我的办公桌,恢复原样。」椿脱下面具,轻声叹了口气:「你这样擅自收拾我的东西,让我很困扰。重要的文件之类的东西全都放在桌面上,被你这么一收我就找不到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不会麻烦的哦,您看,我只是将笔全都收进笔筒内;资料和文件也依照内容分别收紧不同的文件夹内了。像是这份黄色的便是出阵报告;红色的是标着机密的文件;蓝色的是锻刀记录……」

如此向椿解释完东西的摆布后,物吉朝椿灿烂地一笑:「看吧?一点都不会困扰了吧?」

那眼神内分明写着「我相信主人一定会记得的」这句话……让椿无法狠下心来让他将桌面恢复原状。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想着,椿也只能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总而言之就那么放着吧。」

「真的吗?!」物吉像是捡到了糖果般的小孩子一样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让椿有点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太久没有和刀剑男子相处了,总觉得……有点不习惯呢。)

「……嗯。放在那里就好了,待会我会再去看看有什么还需要整理的,我自己来好了。还有,把手伸出来——」

物吉乖巧地照着椿的指示做,伸出了右手。只见椿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从袖子中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到了物吉的手上。

 

「……刀装?」

看着手上的两颗金色小珠子,物吉露出了意料之外的表情。

「啊,是那样的——因,因为我不能一直跟你待在一起,所以就……总,总而言之,那两颗刀装是投石兵还有盾兵——你自己也是,多加小心,不要离开这房间……」

像是特意要避开物吉一般,椿走到另一侧的寝室内装作要拿东西的样子,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声向物吉道谢。

「还,还有……已经很久没有人,会在我回来的时候对我说『欢迎回来』了……我很高兴,谢谢……」

若不是仔细听的话,或许根本没办法听见最后的那一句「谢谢」吧——此时此刻的椿有种恨不得马上挖个洞钻进去的冲动。

不就是跟付桑神道个谢,自己这么紧张干嘛啊?!况且,自己还是他的主人——

要保护它的,主人……

 

——主人。

——要健健康康地回来哦!到了那时候,再陪我们玩嘛!

——请务必,保重身体。

 

「——呐——我说,主人啊——只要使用这个就可以了吗?」

回过神来,物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椿的身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啊……是,只要把它带在身上就行了。它会自己发挥自己的功能的,待会找些什么把它串起来戴着比较方便吧——」

「我~知道了~!」这么说完,物吉站起身来快步往办公桌的方向走去。「稍微借一下主人的东西,可以吗?可以的话,想用线或绳子什么的把它串起来——」

「啊……那个,在那边的柜子里有放着串刀装专用的链子哦,在那里选一个你喜欢的来用吧。」朝办公房的某个角落指了指,椿看着物吉在柜子里挑选着喜欢的链子时,禁不住叹了口气。

(真是的……怎么想起那种事了呢。明明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这孩子……)

略微懊恼地揉乱了柔软的黑色短发,椿看着物吉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怀念。

(要是现在还和「那时候」一样的话……那应该很轻松,很快乐吧。)

「着装完毕!主人——」转过身来的物吉不偏不倚地与椿对上了视线。椿像是忽然清醒了一般地笑了起来,称赞道:「啊啊,挺好看的呢。」

「……」

「……?」

「……好——今天也要带来好运哦——」

这么说完,物吉忽然走向椿,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

先是郑重地与椿对视了几秒,随后物吉拿起椿放在大腿上的手包覆在手中,将额头靠到了椿的额头上——

「?!!」

虽然对物吉来说这个动作并没有太大的意义——然而椿却因为物吉突如其来的举动烧红了脸。在相贴的额头分开的时候,椿已经惊吓得没法说出完整的话了。

(这,这是什么啊?!难,难道说是新型的整人方法,而且这家伙和鹤丸长得那么像,说,说不定也是整人什么的啊啊啊我不知道啦——)

 

「幸运传输完毕!要保持幸运,最重要的是笑容!主人也笑一笑嘛!」语毕,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但总算是让椿安心下来了——原来不是什么奇怪的整人行为,是「传输幸运」啊……

「啊……是,是这样啊……谢,谢谢你了……可是,现在的我并没发生什么不幸的事哦?」椿苦笑着说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困扰还是在开心——

女生的心情,还真是复杂啊——身为女生的椿不禁这么想。

「因为主人一副很悲伤的样子……所以,为了让主人更幸运,我特意加持主人,希望主人能够更加幸运!那样一来的话,便会很开心了吧!」

「……啊。」明白了物吉意图的椿听完,拍了拍他的头。「劳烦你费心了,谢谢你呢。」

「嗯!」物吉十分高兴地接受了椿的感谢,然而——

 

(啊啊,果然还是一副很悲伤的样子呢……主人。)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