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玩刀剑乱舞/脸黑婶婶/刀剑同人存放处

小天狗之火

本丸精神疾控中心:

 @Plaice  的牌子


先科普一下:


①小天狗就是鸦天狗,比大天狗体型小,但是非常灵活,是善良的妖怪,据说源义经曾经师从鞍马山上的小天狗,因此身轻如羽


②文中没有提名的舞姬是源义经的爱妾静御前,二人吉野山一别后再也没有见面


③在被兄长追杀时,源义经一行人逃亡,途中到安宅关时差点被认出来,于是武藏坊弁庆打了源义经使人相信他们是一群僧侣,之后请罪并得到源义经的原谅


④源氏香指的是香道中的一种组香,依次点燃五道香,按照每道香的种类和次序排列组合一共有52种组合,一一对应源氏物语中的章节(去掉首章铜壶和末章梦浮桥),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查一下


⑤武藏坊弁庆在最后一战中疯狂的挥刀导致没人敢接近,于是只能用乱箭将他射死,弁庆身中百箭就这么站着死了,但敌人以为他还活着不敢上前,一直到马将他的尸体踢倒才知道他已经死了。这叫做“弁庆立往生”,也就是文中岩融见到弓兵愣住的由来。


好了科普结束,这次并不知道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就好,到处都是历史梗,但是也有很多捏造,比如闻香那段我编的千万别当真


文@扩散性黑洞菌,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了








“岩融岩融”今剑一只手托着腮帮子撑在桌上,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玩着方才吃剩的橘子皮,“你之前不是收集了很多羽毛么!现在有多少了?”


“哈哈哈,999片了呢!”岩融露着鲨鱼牙得意的笑着。


“哦哦哦!有这么多了啊!那该庆祝庆祝了啊!”今剑一下子精神了起来,“走走,我们去告诉大家。”


今剑啪踏啪踏的在木走廊上小跑,先是走到三日月居室前猛地拉开门“宗近宗近”地喊了出来。三日月宗近并没有被今剑突然的举动吓到,而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迎着今剑等着岩融进来。今剑原本是来说羽毛的事的,结果却意外地被三日月先前把玩的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支笛子。


源义经很喜欢吹笛子,今剑过去在他身边听过不少笛曲,对笛子也可说是颇有兴趣,然而岩融则不然,武藏坊弁庆是个僧兵,给人印象总是豪放磊落,好像不太接触风雅之事,但却对笛子这样乐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那天在五条大桥上,弁庆挥舞着岩融向还频频被称作牛若丸的少年砍去,少年吹着笛子不慌不乱,翻身越过攻击,笛声也没有停,简直,就像是鞍马山上的小天狗一般,而今剑盯着来者,一双红色的眼睛像是燃烧的火。


“岩融诶!”


感到自己被敲了几下,岩融才意识到自己的走神。大概是回忆过于鲜明,显得现实和思绪的衔接格格不入。


“哈哈哈,抱歉,走神了呢!”岩融对着今剑笑笑,踩了一脚地上的积雪,继而握紧了手中的大雉刀,“狩猎开始了!”


岩融有个绰号,叫做第一舞姬。原因是岩融舞起大雉刀来的姿态,着实像极了舞姬。


而今剑的回忆里,也有那样一位舞姬,在樱花飞舞的四月相遇,却是在如厚樫山一样白雪皑皑的吉野山里分别,并且,这一别后就再也不曾见过面了。今剑喜欢她温柔的笑容和优美的舞姿,但那人却好像看不见他,叫他伤心了一阵,正当他想着“以后不再对她笑了”时,却再也见不到面了。


那时的今剑懵懂的理解了分别的含义,一本正经的问道:“岩融不会离开我吧?”


岩融露出一口鲨鱼牙笑着:“怎么会呢?”


今剑伸出手“那么,拉钩钩!”


“哈哈哈,拉钩钩!”岩融钩住了那小小的手指。


这个“不离不弃”的诺言过于郑重,形式却太简单,以至于后来他们平安过了安宅关之后,今剑抱着被岩融敲了一个爆栗的脑袋埋怨道“真是的,岩融你是不是想离开我了呀?真是疼死了。”


岩融把小小的今剑扛在肩膀上,满怀歉意而又无奈:“抱歉呢今剑,要不是这样做,恐怕就要双双葬身于此了。”


“我知道,可你也用太大力气了吧!”“哈哈哈,抱歉抱歉!”


敌方从来不会顾及我方的生离死别,个中滋味被每个人自己小心翼翼的储藏着,在岁月的侵蚀下慢慢发酵。


而那份安宅关里留在岩融心里的无奈与不忍,可能不曾被今剑所理解。


但是,这样就好。


厚樫山上的每一步都举步维艰,就跟源义经一行人的后半生一样。


那天的黄昏像是被血染了一样的红,屋外充斥着战马的嘶吼,屋内却悄然无声。


源义经点燃了源氏香的第五块沉香,递给武藏坊弁庆。


“义经公,这组香……”


“是夕颜。”源义经提起了笔。


“啊……是那位薄命女子吧。”


“是,可我点这组香,却是别的意思”源义经写下了今生最后一封信,“夕颜死后,光源氏失魂落魄,最后一直到十八年后,终于辗转找到了夕颜的女儿玉鬘。”他放下了笔,将信交给自己的忠臣。


“岩融”今剑此时终于开了口,“义经公和弁庆将要到紫色的云端上再聚首了,而你……”


而你再次和我见面,需要多久之后,又是在哪里呢?


岩融答得不着边际:“我不会离开你。”


但是,这就够了。


而如今能够一同在本丸聊天嬉戏的岁月,终是来了。


“你是说,你们那天在明明在厚樫山出阵,你看到弓兵愣住了,知道躲不过后闭上眼,再睁眼却是在本丸里?哈哈哈,有趣有趣。”三日月宗近喝了口茶,对岩融口述的经历唏嘘不已。


“哈哈哈,也真是神奇,大概这是错觉吧。”岩融端起了茶杯。


“对了,据说你之前收集羽毛?哈哈哈,你真是没变,之前狩猎刀,现在收集羽毛。”


“哈哈哈,这次收集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那可是小天狗的羽毛。”


传闻,小天狗有个绝技,是能够在须臾之间穿梭时间与空间。


某天短刀的午后小会,也不知话题是如何从“五虎退的小老虎”扯到“小天狗的绝技”的,总之结果就是,众短刀好奇地齐齐盯着今剑,问着他能不能穿梭时空。


“当然是不能的呢。”今剑说出这句是的尾调,和那句“最后也守护着义经公呢”相同。


自然,大家也就不多问了。


没有人注意到,今剑红色的眼睛转了转。


太阳自西方缓缓升起,流水攀爬上高处,枯败的夕颜重新盛开,五条大桥边熙熙攘攘。


笛声悠悠,武藏坊弁庆挥舞着岩融朝源义经砍去,小天狗的红眼里燃烧着火,黑色的羽毛四散飘落。


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于是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带着热情,冷漠,狂暴,温和,以及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


那人结结巴巴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便有了一切。



评论

热度(23)

  1. 本丸精神疾控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